?
企業新聞  |  電子商務  |  電子數碼  |  社會財經  |  工業制造  |  經濟金融  |  生活百態  |  職場知識  |  創業指南  |  國內動態  |  國際動態  |  價格行情  |  山西要聞  |  品牌動態  |  采購經驗
 
首頁 » 資訊 » 國內動態 » 臺灣民粹主義對政黨政治的影響

臺灣民粹主義對政黨政治的影響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9-08-06 10:18 原文鏈接:http://www.583570.live/news/139370.html  瀏覽次數:173
文章摘要:  近十幾年來,民粹主義在全世界范圍內逐漸泛濫,不僅歐洲左翼民粹主義政黨和右翼民粹主義政黨持續取得政治上的勝利,2016年特朗普成功當選美國總統,再到今年的烏克蘭和歐洲議會選舉,都彰顯了民粹主義強勁的生命力。可以說,民粹主義。。。

  近十幾年來,民粹主義在全世界范圍內逐漸泛濫,不僅歐洲左翼民粹主義政黨和右翼民粹主義政黨持續取得政治上的勝利,2016年特朗普成功當選美國總統,再到今年的烏克蘭和歐洲議會選舉,都彰顯了民粹主義強勁的生命力。可以說,民粹主義已不再是“天方夜譚”,其無時無刻不在發生,也不斷在改變或創造歷史。

  在學術界,對民粹主義的概念從未定于一尊。盡管如此,還是能夠厘清民粹主義的本質,國內動態即民粹主義是打著“人民”的旗號去反對傳統的、由建制派所建構的“政治正確”。簡單而言,民粹主義的坐標系中,左翼是指大眾反對精英,右翼是指反對移民、反對全球化等。當然,左翼和右翼民粹主義并非涇渭分明,而是出現了合流的趨勢,在許多國家、地區,這兩股力量正在以不同形式相互推進。

  某種意義上說,民粹主義與民主主義是一體兩面,抑或說民粹主義是民主政治的伴生物,在任何由西方所定義的民主國家、地區里都有可能發生。臺灣社會是西式民主與中華文化的嫁接體,無疑也遺傳了民粹主義的基因。就臺灣當前的形態來說,其更多的表現為左翼的民粹主義。

  臺灣民粹主義是近幾年來的新現象,其以柯文哲當選臺北市長為開端,到韓國瑜的橫空出世,再到郭臺銘的“破釜沉舟”,都在一定程度上體現了臺灣民粹主義跟世界上其他民粹主義一樣遠未消停,而是有繼續發酵之態,但到底能走多遠,尚是未知數。

  臺灣民粹主義的表征是以柯文哲、韓國瑜、郭臺銘為代表的“素人政治”的興起,這實際上是反映了臺灣民眾對傳統藍綠政黨及其政治人物的厭惡甚至反感。眾所周知,臺灣不是一個同質的社會,族群的多元、政黨的對立和意識形態的異化皆把其塑造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異質社會甚或分裂社會。

  這種社會的特點是,主流政黨都有著特定的政治追求以及政策偏好,以致于他們上臺執政后所推行的政策極易激起反對陣營的抵抗。久而久之,社會長期處于停滯狀態,、人民無感,人民就急需要尋找一個“另類”人物來傾訴與逆轉這種政治上的失望。

  正是基于這樣一種期望和渴求,民粹主義在臺灣便應運而生。2014年3月,以學生為主要力量的“太陽花學運”爆發,揭開了民眾反抗上層政治精英的序幕,緊接著的是該年年底的選舉,這波民粹主義浪潮,不僅造就了“時代力量”從一成立就取得第三大黨的地位,同時還將從未有過政治經驗的臺大醫師柯文哲送上臺北市長寶座。

  2018年臺灣“九合一”選舉,更是將民粹主義運動演繹得淋漓盡致,韓國瑜靠著庶民語言,成功營造起席卷全臺的“韓流”。在“韓流”的帶領下,不但攻下的地盤高雄市,也幫助其他縣市順利翻盤,一舉奪得15席的好成績。而堅持傳統形象和打法的,則在“韓流”的攻勢下,顯得相形見絀。

  當然,除了島內本身特殊的社會環境容易形塑民粹主義政治人物外,世界其他地區尤其是歐洲的民粹主義運動,也使得臺灣的民粹政治深受歐美政治的刺激。2016年底,在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之后,臺灣一些人士和媒體就開始策動、力拱郭臺銘出來參加“大選”,不論那個時候他自己是否有意愿。

  但是,當“韓流”鋪天蓋地襲卷全島時,在相關政治力量的助推下,郭臺銘由被動變主動,準備一試身手,放手一搏,這是因為他看到了民意的缺口,并推估自己有被民眾追捧的特質。因此,郭臺銘的參選,讓的初選從“非韓不可”很快就急轉成了郭韓“兩強爭霸”。這與其說背后是政治勢力的角力,不如說是民眾特定政治偏好的投射。

  在民粹主義的籠罩下,民眾比較支持的對象一般是具有“特立獨行”之風格的政治人物,例如政治語言、肢體語言以及政策語言都能給人一種“與眾不同”“耳目一新”“獨樹一幟”的聽覺和視覺效果。柯文哲的“直言直語”、韓國瑜的“俠義之氣”、郭臺銘的“敢說敢做”等不同于他人的獨特個性都給自己帶來了相互區隔的受眾。

  對于民眾來說,“喜新厭舊”似乎已成為家常便飯,所以今天臺面上的政治人物,也有可能在某次選舉或政治事件后淪為“明日黃花”,正所謂“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政治人物要保持自己的“熱度”,就必須敢于批評對手、敢于挑戰傳統以及敢于政治豪賭,因為只有這樣才能持續吸引受眾的關注,也才能將受眾聚合在一起。

  基本上,歐美以及東亞地區的民粹政治人物,都會以參與選舉作為保持“熱度”的手段,但成功者寥寥無幾。在政黨方面,只有奧地利的自由黨才加入了聯合政府,其他民粹主義政黨,如法國的國民陣線、挪威的進步黨、瑞士的人民黨等,盡管都擁有不同數量的席次,但幾次嘗試,都鎩羽而歸,與組織政府無緣。

  特朗普之所以能夠問鼎,是基于其身后有共和黨這個招牌作為他競選的政治動員的架構和支撐,如果沒有主流政黨身份,特朗普難免不會步上華萊士、佩里和布坎南的后塵(三人均為美國歷史上的民粹主義代表人物,都曾建立民粹政黨,但都力量不大,且最終都參選失敗)。韓國瑜的參選之路和特朗普幾乎是如出一轍。從韓國瑜的政治論述中很難辨識出傳統的的符號,但的資源卻成為他無形的資產,即的黨員或追隨者愿意投票給他。

  因此,當特朗普、韓國瑜甚至說柯文哲都通過獨特的“政治藝術”建立了自己較有競爭力的受眾群體的時候,他們就會反過來去“綁架”政黨,也就是說,不單是參選人對政黨的依賴,而更多的是政黨對特定參選人的依賴。譬如,起初并不看好特朗普的共和黨及其大佬們,在特朗普的民調逐漸上漲之后,也不得不任其“登堂入室”。

  在某種程度上,韓國瑜就是特朗普在臺灣的翻版。再將視線年的臺北市長選舉,假若不是的禮讓,進而促成所謂的“綠白合作”,想必柯文哲能否起得來還是個大大的問號,即便一些人會說2018年的“三國演義”還是柯文哲勝出,但其也僅是低空飛過。

  以上事例旨在說明,民粹主義政治人物要取得選舉勝利,就必須依靠政黨組織,只有得益于主流政黨的加持,才會形成真正意義上的民粹主義運動或“革命”。離開了政黨本身,民粹主義運動或民粹主義政治人物,很可能就是“曇花一現”,難以延續。

  換句話說,民粹主義政治人物試圖要獲取更高的政治位置,其依然要依附于政黨組織,故而民粹主義運動基本上不會對主流政黨及其格局造成實質性的改變。相對地,只要受制于既有政黨格局,民粹政治人物也就很難“大破大立”,完全采行“個人主義”路線。這種情勢下,民粹主義及其運動也就無法成為政黨政治的常態,而頂多只是間隙性的偶然發作。

  總而言之,臺灣民眾對藍綠政黨的憎惡,而藍綠政黨本身又無法突破這一生存困境,加上歷史上的諸多社會運動所提供的多重參照及其經驗,在全世界的民粹主義風行之際,臺灣的民粹主義恐怕還會持續一段時間。對于臺灣民粹主義的發展,其是否會重組島內的政治格局,以及是否會由左翼滑向右翼,都是值得關注和警惕的地方。(本文作者許川系東南大學臺灣經濟研究所特約研究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免責聲明:
以上就是對臺灣民粹主義對政黨政治的影響的要點介紹,希望對大家了解臺灣民粹主義對政黨政治的影響有所幫助。 如果此信息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請您將相關資質證明和您的權利要求發送至郵箱821449399#qq.com(請將#代替@)。
 
您可能感興趣的
 
熱點推薦
推薦資訊
產業熱詞
?
免責聲明:本站只提供信息交流平臺,各交易者自己審辨真假,本站不承擔由此引起的法律責任。 搜商網-B2B電子商務網,B2B電子商務網站-首選搜商網B2B電子商務平臺
搜商網 - 企業網絡營銷,產品推廣,線上B2B交易,首選搜商網B2B電子商務網站。 網站留言 | 關于搜商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 Sitemaps | 百度新聞
?
雷达宝可以赚钱吗